小公子

是非在己 毁誉由人 得失不论

流年易改故人面,却道故人心未变

一直觉得为世事所不容的夷陵老祖邪魔外道相较之自诩正道却行不义之事的人及仙家而言,要远胜于其。魏婴的超群之资与被认作是罔顾人伦的引阴除祟,从头至尾皆是“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可世间除却蓝忘机,却是再没有一个人对他有过一丝一毫的“于情于理,当致谢意”。思及魏婴,便会想起苏轼《留侯论》中的一句话:“能忍人之所不能忍,能为人之所不能为。”消化他人所不能忍之苦,尽其他人所不能为之事,是为大善也。
孩提之时长于云梦;束发年岁至姑苏求学;弱冠之龄射日之征,陈情一曲笛声尽,歌起怨升万人悚,遂被仙门百家,挫骨扬灰;而立之年献舍还魂,再世为人。人生际遇几经辗转。风华正茂桀骜少年,世事参破炎凉收尽;双璧之一雅正绝尘,问灵数载候一故人。
一去经年,千帆过,唯有人如昨。
魏婴之道,唯顺心意。月下清酒、藏书阁楼,闲来谈笑、彩衣镇里、莲花坞中“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的清扬明朗,少年之感,亦从未走远。
蓝二哥哥,世间唯一懂他护他之人,却是数载春秋,两相契阔。此间,年少轻狂的恣意洒脱,插科打诨的温柔岁月,两人数次相迎时魏婴的未语笑先启,到末了的黑衣无剑陈情一曲,江湖风雨时光刀匕。前尘往事,泯然淡笑,重忆昔日如画华年,亦为时不晚。
十三年后复相见,琴音清越避尘现,流年易改故人面,却道故人心未变。

——来自汪叽和羡羡的iphone6